Jain 阿羽

写文 胜出 切上 全职 热血
c圈 小裙子 jk 小姐姐 全部都要!
没事我们扩个列吧嘿嘿嘿٩꒰*´◒`*꒱۶ෆ͙⃛

【异坤】快本小糖(图)
就算截图截得不好
我还是……啊啊啊
被异坤甜的不行
❤❤❤❤❤❤

【胜出】死生

#短篇#
#抹布久#
#虐向#
#HE#
——————————————————
01

好恶心。


好想死。


谁来救救我谁来救救我谁来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像溺死了一般,满腔咸味,窒息着,胸腔里好像裹着什么,浑浊的,想呕出来。


他醒了。



绿谷出久睁着眼,眸子里什么都没有,空的。

睫毛上落了点东西,好像睡了很久。

他不会眨眼了。

几点了?

他要记下每个时间。



他机械般转头。
什么也看不见。

哦,没开灯。


他坐起来,机械般抬手,按了开关。


好亮。
好刺眼。

他低头看自己的手。
伤痕累累的。
丑陋的。


「呐。第几天了?」
「你还能活多久?」
「还想不想见他?」


好吵。
脑子的声音好吵。
闭嘴啊。



啊。
几点了?



4:35


好。


机械般下床。
脚触地了,12月,为什么感觉不到冷呢。


哦他忘了。

他失去了所有感官。

除了视觉。


没关系,反正。

快死了。


妈妈的眼神好恐怖。
不要那样看我啊!!!!

但他做不出表情。

吊了吊嘴角。

“妈妈,早上好……”

“啊……嗯,小久早上好…早饭在桌上哦。”

麻木的坐下,脚磕到桌子腿。
好大的一声。

“小久啊……你不觉得疼吗……”

冻住了。

空气里好像有什么,要爆开来了。


“我不是说过……”
“我不是说过没有感觉了吗?!为什么你们都要说!!!!一次又一次!!!!!!每天都说每天都说每天都说每天都说每天都说每天都说每天都说每天都说每天都说每天都说每天都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盘子碎了,零零碎碎的东西。

撒了一地。

牛奶滑了一地。

好恶心。


“小久……妈妈不是故意的……对不起!真的……”

“抱歉……妈妈……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他抱住妈妈。而她却再不忍心看,抓起包,夺门而出。

泪水流了满面。



啊。
又来了。


他机械般站起来,一点点转身。

看地上的东西。

妈妈做的东西。

不吃的话。

好浪费。


他跪在地上,捡起那不成样的面包,蘸着牛奶,一点点,吃下去。

荷包蛋的蛋黄是黏的。


啊啊。

什么味也没有。

像吃棉花,黏的蛋黄像是谁的……精|液。



好恶心。

好想吐。

谁来救救我。



几点了?

吐的一塌糊涂。他抬起头。


啊。
6:00
怎么这么久了。


要去学校了。
要见到……小胜了。





02

大家还是一如既往热情。

不能让他们担心啊,绿谷出久。

“嗯,大家早上好!”

啊啊。
病恹恹的语气。
好讨厌啊这样的自己。

笑一笑啊,绿谷出久。


又吊了吊嘴角。

好难看。


“小久你没事吧?脸色不好哦!”

怎么能让丽日同学担心呢。

你看你,这么没用。


“我没事……真的……哈,哈哈”

别再这样了。


“绿谷同学……”大家都看过来了。

笑得好看点啊。


“喂!!不会笑就不要笑啊废久!丑死了。”

啊!
小胜!
是小胜呐。

“小胜……早上好!”

“啊?……哦”

小胜一脸烦躁呢。


明明知道不可能的。
可还是想告诉他。
这样不堪的自己。
喜欢他。
喜欢到。
快要死了。


「哈哈!你居然这么想!」
「这样恶心的你肮脏的你也配?!」
「他会吐的!哈哈!还会把你揍一顿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要再说了!
不!
不要!
我知道……
我……

嘭。
又摔倒了。

“绿谷君你真的没事吗?”
不要来扶我啊,饭田君。

不要碰我!


诶……?!

我说出来了?

对不起。

对不起饭田君。

都是我的错。


“小久……从那天开始,你就一直这样!你……”

“我!……”
“我没事哦。不要再说了好吗。丽日同学……”

他抬起头,眼睛里什么都没有,空洞的。



又来了。
又是这个眼神。

爆豪胜己坐在位子上,眼底里有火。

为什么废久会有那种眼神。

好像……
什么都没了的眼神。

真让人。
火大。


是的,从那天起。

从绿谷出久被囚禁半个月,最后被职英救回的那天开始。

他就好像。
死了一样。


爆豪胜己很烦躁。
他想炸桌子。


他总觉得废久那家伙有事瞒着他……
虽然他也从来没有对自己坦诚过什么。

啊啊——
好烦。
啧,想揍他。



呜啊。
小胜的眼里要冒火了。
但是这样的他还是好喜欢。
绿谷出久颓废的想。


他笑了笑。
却比哭还难看。


想告诉他。
真的好想。
会被打死的吧……


一想到小胜会揍他,
绿谷出久却莫名的有些开心。

好像这样他就会一直看着自己了。

啊。
已经扭曲成这样了呢。


上课了。


——————————————————————
先来01和02( ̄▽ ̄)~*

依旧小久属于咔酱,ooc属于我୧(๑•̀⌄•́๑)૭

TBC……






【胜出】自始至终 01

这是属于胜出的小甜饼!
#甜甜甜甜甜#
#小虐怡情#
欢迎跳坑!!!!!!!!!!

依旧小久属于咔酱,ooc属于我!
——————————————————————
chapter 1 一切始于情人节

0214 水曜日 12:03:59

有人说,爱情的一切始于情人节。
虽然“爱情”是谁我们不知道,但是绿谷出久的一切是始于情人节的。

所以当爆豪胜己把自己轰到教学楼天台上,双手撑在自己两边的墙砖上,轰出两个大洞时,绿谷出久的心情是??????!的。
感叹号怎么来的?
或许紧张或许期待吧。

所以……小胜这是在壁咚自己吗……

绿谷出久抬头看爆豪胜己的眸子。
好像……不论什么时候,小胜的眼睛都是红的呢……生气的时候,烦躁的时候,痛苦的时候,猩红的,让人望而却步。今天,格外红呢……
他胡乱想着。


爆豪胜己现在很烦躁。
听信于切岛的话就不动脑子轰废久上天台什么的……
妈的怎么可能……
好吧就是自己的风格……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个绿色头发的家伙老是跳进自己的视野里,妈的赶都赶不走。那墨绿色的眸子里,浇不灭的斗志,浑身都是,考试的时候也是这样战斗的时候也是这样,还真像个……英雄。
好烦躁啊。
明明是个废久。
明明!!是个!!废久!!
明明……只要站在自己身后,被自己保护就好了。
就像小时候一样。
为什么要有个性呢……为什么……

爆豪胜己深吸了一口气。
刚刚听到切岛说废久喜欢自己时的兴奋与安耐不住的激动还历历在目,他知道的,一直都知道。

爆豪胜己不是傻子,也不是没有情商的混蛋。
他当然知道,自己喜欢废久。
他妈的,就是喜欢。
烦死了快。

他从来不觉得两个男人就不行,只要是他想做的就一定要做到。
但是,不是别扭,而是不知道怎么说。他就只能在这里和废久干瞪眼。
操,眼睛酸。


12:09:23
“那个……小胜……我”

“闭嘴!废久……先别说话……”

“哦……所以小胜到底有什么事啊……”

“我……我他妈……”

“嗯?小胜……”

“操……该死……!”爆豪胜己紧皱着眉,内心焦躁。

“小胜啊……不想说的话可以不说哦”

又来了,就是这个眼神,这个对谁都一样的温和眼神,好像一切都不那么难了。

爆豪胜己又深吸了一口气。


12:12:18
“废久你听好了,老子只说一遍。”
“我他妈……喜欢你”
“喜欢得,烦躁死”
“你他妈不准拒绝不然你就死定了!!”


12:12:32
“诶……诶?!!!等等一下小胜……”绿谷出久好像听见了什么天机,不可置信。

“啊?什么?”

“再……再说一遍好不好?”

“哈?!开什么玩笑?!老子不是说过只说一次么?!”

“但是但是啊……我真的很开心!小胜!”

“哼……果然是废久……”爆豪胜己收回撑在墙砖上的手,碎屑往下掉,他抓着衣服抹了抹手,拿着便当走到阳光好的地方坐下。不用问就知道答案了。

“啊啊……真的好开心啊小胜!好像做梦一样呢!”绿谷出久追上去,坐到他身边,一起打开便当盒吃起来。


12:20:44
“咳……那什么……”爆豪胜己突然开口。

“嗯?什么什么?”绿谷出久猛的转过去,爆豪胜己一巴掌把他的头按回去。

“操……别转过来,吃你的饭去!”

“哦……好好好,小胜你说!”

“那啥……情人节快乐……”

“啊!小胜也是哦!情人节快乐!”

“哼……”

“那……”

“……没有巧克力!”

“诶……这样啊……”

“啧……废久你在失落些什么啊?!!!”

“啊没有没有!真的!”

“哼……”爆豪胜己夹了一块天妇罗给绿谷出久。

“小胜……我也喜欢你哦……很喜欢呢。”

“哦……我知道”努力把嘴角压回去,导致爆豪胜己笑得抽搐。

“嗯!所以小胜不用担心笑出来会被我嘲笑…”

“靠……废久你!!!”他像是突然泄了气,“……天妇罗是巧克力馅儿的……”爆豪胜己摸了摸鼻子,说道。

“诶?!”绿谷出久咬了一口,“哇真的耶!不过肯定是阿姨做的吧!”

“啧,废话真多!还不是我给你吃的!”

“嗯嗯!所以谢谢小胜的巧克力!”

“……白痴”

“还有哦……小胜的份在你的桌洞里哦”

“知道了废久,闭嘴吃饭!”

“是是……”


12:22:29
天气真好,就是有点冷。
今天好开心!
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小胜喜欢我呢……
但又不想说……
就告诉欧尔麦特一个人吧……
嗯就这么决定了!

——————————————————————
再说一遍!!!ooc属于我!!!!!

真假皮囊(全职高手·黄喻)

(六)
【前方有车请注意⁄(⁄⁄•⁄ω⁄•⁄⁄)⁄】
当喻文州被一把抱起,两条腿不由自主地勾在黄少天腰间,被他托起来深吻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

车:https://m.weibo.cn/5708817034/4206023255839950








————————————————————————
拖了好久的车真是太对不起了!!!!
喻队生快生快生快!!!!!!!!!
贴着最后几分钟发的……
好久不写肉功力不足,
不喜勿喷,谢谢!!!!【鞠躬
依旧ooc属于我,喻队属于少天୧(๑•̀⌄•́๑)૭

心痛
我居然
我特么……
被某人一语成箴
备忘录全删光
mmp真的是心疼死了
存Word又没电脑md我特么又要下周……
亲们我错了……下次绝对车md大车……
下次给你们微博链接算了……
真的对不起!!!!!!鞠躬

真假皮囊(全职高手·黄喻)

(四)
Boss魏琛失踪了,虽然他神龙见首不见尾,但这次连喻文州也联系不到他了。
然而只有黄少天知道,早年魏琛就身体不适,所以他暗杀了魏琛,就在魏琛秘密接受治疗的那一个晚上。
所以,喻文州接手了,在所有人的默许下。
喻文州有些不知所措,他接的太匆忙。但也不至于失了慌,首先就风轻云淡的改了魏琛一直以来的代号规则,直接让所有人上交他们的真实姓名。
Boss的话不得不听,更何况是原先的二把手索克萨尔。
黄少天看到指示,眨了眨眼,勾了勾嘴角,一头金发颠了颠,他拿笔写上自己的名字,在一张喻文州曾经用过的便利贴上,写上了三个字——黄少天。
算了,让他知道也没什么。
这时的黄少天不知道,他勾起的嘴角带着别样的味道。



(五)
黄少天。
原来,他叫这个名字。
喻文州拿着黄少天的资料,看了看,突然想到,今天是他生日。
无意中,他笑了笑,推了推眼镜,将他的档案塞在文件最下层。
喻文州拿了瓶白兰地,两个酒杯,一袋小食,前往黄少天的宿舍。

席地而坐。
榻榻米上有些凉,天气正热,这样很舒服。
白兰地入口的感觉极好,黄少天心情也极佳。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一边喝酒,一边吃食的样子,有点好笑,却开始低着头,似乎在想些什么。
黄少天塞了满嘴的小食,喝了口酒,一脸满足的吐出一口气,他抬头,揶揄道:“Boss大大您能来给我庆生简直是我的荣幸啊啊啊啊好幸福啊我的面子超大的哦哦哦~”
喻文州抿了一口酒,自嘲地笑笑,说:“你就别讽刺我了,今天不过是无事可做,过来正好看看你,没想到你这么开心。”喻文州觉得自己今天不知为何也有些心悦,说的话就多了起来。
黄少天像是听到了什么好事,他盘着腿,手撑在脚踝上,摇摇晃晃的,眼睛亮的好像再发光,他咧开嘴笑了,小虎牙可爱地跳出来,他说:“咱要不喝点烈的?”
他是嫌白兰地不够烈?喻文州有点不解,他看黄少天走向冰箱拿酒的背影,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不错。
当喻文州看到黄少天手里的一瓶五粮液和一瓶二锅头时,他突然相信了自己有超直感这一说法。
“你要喝……二锅头?”喻文州无视了黄少天递给自己的那瓶五粮液,他总觉得今天黄少天是注定要醉了。
“嗯哼当然像我这样的大男子汉当然要干二锅头啦哈哈哈我跟你讲我可是千杯不醉的哦吼吼吼”黄少天摇头晃脑的,看的喻文州心惊。


喻文州自认为酒量极佳,没想到却被一瓶五粮液给醉倒。他感觉头重的不可思议,不得已才趴在了小桌上,他缓缓抬头,看见的东西却迷迷糊糊残影不断。
不经意间,他的眼神对焦了一瞬,在那个橙黄灯光下的那个比阳光还要灿烂的金色发丝上,那个让他心悸、心慌、不知所措的男人,他突然想通了,那个一直困扰在自己心头的问题。

许久之前,在喻文州还是二把手的时候,他就一直被黄少天时不时地出现所烦扰,每次见到他总会心里一紧,黄少天的垃圾话很多,但他也不恼,这个总是能将他逗笑的男人,总是带给他不一样感觉的男人,这个让他有一会儿见不着就心里不对头的男人,他好像是,喜欢上了。

……
喜欢上了?!
喻文州猛然拉回了一丝清醒。他怎么会这么想?一定是酒精的缘故。
他总是想的多说的少,面上什么都不表露。这次也一样,在他认为就这样要睡过去了的时候。


黄少天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五粮液——那瓶被他调换过来的五粮液。他有些微醺,不至于醉,看着眼前这个趴在矮桌上的男人,他醉了。
黄少天勾了勾嘴角,歪头看着喻文州的模样,将他的醉态用目光一点点描绘,好像自己也醉了似的。
他总想对喻文州说些什么,在组织长达几年的默契,却让他无从开口。他只是装天真可爱,不是真的傻,他明白自己心里在想些什么,甚至比喻文州还要早的,他知道了自己的心意。
但他突然怕了。还得用这样灌醉的手法办事,说出去一定会被叶修笑死吧。

他放下手中的杯子,站了起来,走到喻文州身边,坐下来,伸手,想要碰他的头发,却被喻文州抓住。


喻文州是醉了,但不是醉的不堪设想。他抓住黄少天的手不放了,对方也没有要抽回去的想法。
“你……干什么啊”喻文州眯起眼睛,脸上红红的,醉醺的红。
“哦……想把你抱起来扛回房间呢”黄少天若有若无的笑意让喻文州恍了神。
“你说……什么?”
“抱你回房啊”
“……你……”喻文州直起了身子,醉意醒了大半。
“Boss你的警觉性也太低了吧就这样醉倒了要不是我在你身边那你就完了知道不哼哼还不赶快给我来个爱的抱抱奖励奖励我” 垃圾话又来了。
喻文州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黄少天,他像一个做了好事向家长要糖的孩子,笑起来阳光都失了色。喻文州有一种感觉,好像黄少天和他的想法……不不不这不可能,不是每个人都像自己这样,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喻文州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借着酒精,他想问问看。

“黄少天,你……是不是……”
“是什么?文州大大你说清楚啊”黄少天揶揄道。他在等,等喻文州说出那句话。
“是不是……对我……”喻文州一边和黄少天对视着,一边有些犹豫地想要说。他们的目光始终联系在一起,好像一眼万年。
他不敢了,突然的。他怕说出来就再也回不去了。或许真是酒精的缘故,喻文州觉得自己像个傻子,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对,那个精明冷静的自己哪里去了?他自己也不知道。

黄少天憋了好久,他觉得自己忍不下去了。为什么要这么犹豫?难道喻文州知道自己对他的心意却不喜欢他?于是就不好开口拒绝??我靠,不会吧,落得这样的下场?!
但他仔细想想,自己这样的身份,如果一旦暴露,喻文州该是多么的……算了算了。这份感情来的不够稳定,他还需要好好想一想。

于是黄少天说了一句让喻文州大跌眼镜的话——
“喻文州,我们做吧。”

喻文州红了脸,快要烧熟的红。





————————————————————
下次有车!!!😏
请注意!!!!
下次有车!!!!
车!!!!!!!!!

【胜出】でく

チャチャ:

·有私设


·ooc算我ooc算我ooc算我(重要的事情多重复!


---------------------------------------------------------------------




7:37 am


爆豪胜己被一束从窗帘间隙里窜进卧室的阳光唤醒了。


他睁开眼睛定定的躺了几秒,神识才慢慢附着在身上,近在咫尺的是眼前藻绿色的头发柔软的耷在枕头上,他慢慢的抽出手,把那个人从背后搂进怀里。


一夜的休息和温暖的被窝丝毫没有影响到那个人分毫,他的四肢只有淡淡的温度,那温度可能还是来源于爆豪胜己。


“笨蛋,怎么这么冷。”爆豪胜己收紧的手臂,似乎想努力的用体温温暖他。


怀里的那个人被一番动作吵醒,缓缓的侧过身体:“早上好,小胜。”


明亮的深翠色的瞳孔,爆豪胜己可以从里面看到自己清晰的神情。


 


 


8:00 am


洗漱完,绿谷出久准备开始做早餐。


两个人现阶段都已经是非常有成就的顶尖职英,并且前不久向外界公开了二人的关系,现代社会信息量流走十分迅速,虽然两名男性在一起还并不能让所有人都如实接受,但也不至于引起轩然大波。


现在的住所是两人在一起后一起购置的,空间非常大的独栋楼房,尽管目前生活条件也比较优越,但是并没有特别的请家政妇来打理——这是绿谷出久的意思。家庭果然还是要自己打理更有人情味和温暖,当初是这么设想的,虽然爆豪胜己口头上表示对这种孩子气的浪漫表示不屑,但很快其实行动上就接受了,并且和绿谷出久约定两人一天隔一天的分工家务。


所以其实今天应该是爆豪胜己来准备早餐。


但是昨天爆豪胜己为了处理最近一项刚着手的麻烦案件,将近凌晨才回到家,绿谷出久决定为他分担掉——毕竟当初提出任性要求的也是自己,小胜太辛苦了。


“你在做什么?”爆豪胜己洗漱结束,就看到绿谷出久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了。


绿谷闻声转头,烤面包机发出“叮”的一声,随后黄油的香味四溢起来:“在做早餐啊,小胜昨天这么辛苦了,今天就由我来做家务好了。”他转身将面包取出来,熟练地抹上果酱。


“唔。”爆豪胜己没有多说,只是从冰箱里取出酸奶和谷物,把他们搅拌在一起。


早晨,真的是很温馨的时刻。


 


 


8:15 am


绿谷把早餐端上桌,然后静静的看爆豪胜己用餐。


看着爆豪胜己熟练的把荷包蛋卷了三卷,轻松的解决掉了,开始对付起烤面包。


“今天也不吃早饭吗?”爆豪胜己头也不抬,“这样身体会吃不消的。”


绿谷出久淡淡的笑了笑:“完全不饿呢。小胜不用在意我,今天的煎鸡蛋加了黄芥末,是不是很好吃?”


“还凑合。”爆豪胜己已经吃完了烤面包,效率非常高。他把碗筷叠起来放进水斗里。


“那今天天气不错,小胜和我一起去超市买点日常品吧!”


“……可以。”


 


12:30 am


从超市里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饭点了,绿谷出久陪爆豪胜己去吃了点东西填饱肚子,才准备回家。


爆豪胜己的手机忽然响起来。


“谁?工作上有急事吗?”绿谷问他。


“不是。”爆豪胜己对他晃了晃手机屏,“是阴阳脸。”


[轰焦冻]:现在有时间吗?我现在在你家旁边的xx公园附近,想和你见一面。


是mail。


 


 


1:10 pm


爆豪胜己找到了轰焦冻,那人在桥边等他们,异色的头发在人群中非常的瞩目。


但是现在爆豪胜己比较担心的是绿谷出久,他从半路开始就显得脚步有点虚弱,问他是不是不舒服他只说有点冷但是没关系,他只能一直牢牢的牵着他的手,手指也非常冰凉,只能把他的手捂在自己的口袋里,却一点也不见回暖。


“你们来了。”轰焦冻看见他们,便挥手示意:“爆豪,很久不见了。”


“嗯。”爆豪胜己有点心不在焉的应道,“长话短说吧,他身体不舒服我要带他回家。”他把围巾也解下来,一圈一圈的缠在绿谷出久的脖子上,面前的人被裹得像个粽子,神色疲疲的:“不用了,小胜这样会冷的吧。”说着要把围巾重新取下来。


“不准乱动!”爆豪胜己严肃的扯掉绿谷出久的手,随后神情又变得有点柔和“是阴阳脸,打个招呼吧。”


“轰…啊,好久不见了。”绿谷出久的笑脸显得有点虚弱,“被你看到我这幅样子。”


“绿谷…你…你没事吧。”轰焦冻神情忽然显出一丝犹豫,他瞥了爆豪胜己一眼,“我…有一些话和爆豪要谈,很快,你先找个位置休息一下吧,不要勉强。”


 


1:20 p.m.


 


绿谷出久坐在不远处的长椅上休息。


“爆豪,我这次来是和你谈你这次新接手的关于地下赌场的事件。”轰直接开门见山。


“嗯。”爆豪胜己不在意的哼哼两声表示回应,目光一直更随着绿谷,“没有想到他们以人命为赌注,后面还牵扯着反英雄社会的暴动集团,你那边也有消息吧。”


“是的,事实上这次深入调查,发现全国各地有很多地标点都有分布,以及牵扯到了其余的不同事件,比如最近地下秘密对英雄基因细胞培养研究,千丝万缕,都有关系。”


“我们这边决定目前不能轻易的下手调查,否则随便切下一脉,若是没有充足准备,可能后果不堪设想。”


“我已经向上申请过了希望与各地合作,大概过不多久可以获得批准,到时候我们准备派人员深入,在此之前希望各地都不要轻举妄动。”


“知道。”


轰焦冻松了口气,顺着爆豪胜己向绿谷出久的方向看过去,果然是受欢迎的英雄,身边有两个孩子正凑近了和他说话。


“爆豪,你还活在梦里。”轰焦冻调转话题,“你不准备醒过来。”


“你在说什么,混蛋阴阳脸。”爆豪的目光一动不动,语气里透出不耐烦,“不要对我的生活评头论足,当心我揍——”


这句话并没有如愿说完,爆豪感觉心口一滞,还没等轰焦冻反应过来,他已经冲了出去。


绿谷出久的身影倒了下去。


身边两个孩子惊吓的说不出话来,放声大哭。


爆豪胜己冲过去,他最烦哭声了,但他现在没工夫呵斥这些声音,他把绿谷出久冰凉的身子抱起来,那个人浑身透着苍白和僵硬,只有藻绿色的头发还在随着冬天的风飘着。


“出久…出久…你这家伙,这么困吗…是不是很难受,没事我们去医院。”他抚摸着他的眉间,把他抱起来,从随后奔来的轰焦冻身边擦肩而过。


“爆豪,你去哪里。”轰焦冻一脸严肃的望着他。


“医院,少烦。”


“别做梦了!”


“滚,我现在没时间和你吵架。”


“爆豪胜己!!”轰焦冻突然上前拉住他,“没用的!!”


“你看清它!!它只是个人偶!现在它的寿限到了!你如何也就不了他!这不是你的绿谷!”


惊醒,脱力。


“混蛋…混蛋…”声音嘶哑,“为什么要在我面前重复呢…”


轰焦冻怔住,爆豪胜己的眼睛,血一样的通红。


 


 


3:00 p.m.


没有人知道爆豪胜己怎么样回到家,他怀里抱着那个名字叫绿谷出久的人偶,走上了三楼的阁楼。


小房间,常年封锁,今天他又走进去了,其实他一直会走进来,但他又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墙头上贴满了绿谷出久作为英雄的新闻剪报,房间里有很多“人偶”,绒制,树脂制,黏土制,还有他怀里这个,有着真人一样的触感,其实是一位同行的个性,他拜托他做的,有拜托另一个有特殊的提取导入记忆和塑造性格的个性的雄英后辈复制了自己的记忆,拼凑出的绿谷,现在一年满,人偶寿命已尽,没有人可以陪他了。


他把他放在小房间的沙发上,盖上毯子,用力搓了搓他的脸颊,搓红了看起来就像有了气色,就像睡着了。


“小久…睡饱了就起床…”他蹭了蹭他的额头,“我讨厌等…”


他第一次叫他小久,不知他听到会不会很开心。


记得以前他很认真的叫他一声出久,这个笨蛋居然哭了,真是不能理解。


你要是可以醒来,我就一直叫给你听啊。


他搂着他,闭上眼睛。


 


 


 


 


 


爆豪胜己,英雄名爆心地。


配偶是绿谷出久,英雄名人偶。目前第一的英雄,继承了one·for·all的意志,和反势力all·for·one战斗虽重伤但取胜,一年前同敌作战死于旧伤复发。同爆心地为幼驯染,互相心仪二十多余载,仅仅相处一年半。


可歌可泣。


-----------------------------------fin.---------------------------------


非常喜欢胜出,爱他们爱的快死了,拼命收谷子orzzz


国庆最后我居然产量了啊哈,乱七八糟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但是很想写写人偶梗emm


没什么文笔见谅


下个假期开篇甜饼

哦哦哦XD
我的琦玉老师๑╹◡╹)ノ”
超级棒!!!!!!!!
勉勉强强的线稿真让人心痛(ó﹏ò。)

随便撸撸w
依旧线稿w
这不能算双叶( ̄▽ ̄)~*
兄弟之间的小打小闹(๑ᵒ̴̶̷͈᷄ᗨᵒ̴̶̷͈᷅)


来一波叶修线稿吼吼吼